特朗普点燃了自己的火药桶

2020/6/2 18:15:01
来源:

363

针对蔓延至美国多个州的持续抗议和暴力活动,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61日在白宫玫瑰园发表声明,称他将立即以总统身份采取行动,阻止暴力,恢复美国的安全,并正调动联邦资源,以结束现在的暴乱和抢劫。特朗普威胁,如果某个城市或州拒绝采取行动,那么他将直接部署美军。有美国高官向彭博社透露,五角大楼正从数个州调派600800名国民警卫队队员到华盛顿。



大量民众在白宫之外抗议,据媒体报道,特朗普两次被带到白宫地下掩体

这场暴动被《华尔街日报》称之为“几十年来最为严重的一次”。《纽约时报》称:“双重危机和汹涌的愤怒震撼着我们。”《华盛顿邮报》认为,警方愈发咄咄逼人,“抗议、混乱还在继续”。新冠肺炎(COVID-19)仍在困扰美国,失业率创新高,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全美抗议活动愈演愈烈,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总结称美国的危机进一步加深

种族问题只是表象

《华尔街日报》认为,弗洛伊德惨死于警察之手,再次点燃了种族和暴力的火焰。

但这不仅仅关乎种族问题。按照维克森林大学法学院刑事司法项目主任查维斯(Kami Chavis)的说法,此次抗议活动与1965年洛杉矶的瓦茨黑人骚乱以及1992年的洛杉矶黑人暴乱一样,都发生在经济和社会困难时期。但当前抗议活动的广泛性和激烈性让它们与近年来的抗议活动有所不同,比如2014年密苏里州弗格森的布朗(Michael Brown)被杀事件。



在美国疫情仍未得到控制的情况下,抗议无疑又增加了感染的风险

《纽约时报》认为美国现在是火药桶,这些示威活动是由警察暴力的具体事例引发的,但它们也发生在健康和经济被破坏的背景下,有色人种承受了不成比例的影响,尤其是那些穷人。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社会科学系主任达内尔亨特(Darnell Hunt)说:社会学家研究了几十年的集体行为和城市动荡,我认为可以肯定地说,一致的观点是,导致动荡的绝不仅仅是一个突发事件,这总是一系列因素的综合作用,使局势变得适合集体行为、动荡。

明尼苏达州进步派司法部长埃里森(Keith Ellison)提到自己在散步或者跑步时,会感到一种盘旋的焦虑即将爆发许多人已经被关在家里两个月了,所以现在他们在一个不同的空间,一个不同的地方。他们不安。有些人失业了,有些人没有房租,他们感到愤怒和沮丧。

普林斯顿大学的非裔美国人研究助理教授泰勒(Keeanga-Yamahtta Taylor)称:当人们破产了,但没有任何援助,没有领导,没有人清楚会发生什么,这就为愤怒、绝望创造了条件。

疫情的确在冲击美国,尤其是美国黑人。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显示,4月美国年轻人的失业率达到了1948年以来的最高水平。16岁至19岁年轻人的失业率为31.9%20岁至24岁年轻人的失业率为25.7%。而非裔美国人的失业率通常是白人的两倍。

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汇编的数据,黑人受新冠病毒(COVID-19)的影响尤其严重,他们占新冠肺炎总死亡人数的三分之一左右。

要“以暴制暴”的特朗普

抗议发生之后,据《纽约时报》和美国有限电视新闻网(CNN)透露,特朗普政府高官就如何应对抗议出现了严重分歧。一些顾问敦促特朗普向全国发表正式讲话,呼吁大家保持冷静,而其他人则表示,他应该更有力地谴责骚乱和抢劫。《纽约时报》甚至称,特朗普的助手一直在向特朗普解释,抗议不只是针对他,也针对种族等相关的更大范围的系统性问题。

但特朗普并没有听从这些建议,529日,他在推特(Twitter)上称:抢劫开始时,枪击就开始了。” 530日,他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称,如果抗议者越界,将可能遭遇恶犬及武器。这种鼓吹暴力的言论引发了争议,南卡罗来纳州参议员蒂姆斯科特(Tim Scott)就认为这些都不是建设性的推文



特朗普在内政外交议题上不断挑动紧张局势

各方媒体同样认为他没有“缓解局势,反倒是在火上浇油。”

《华盛顿邮报》将特朗普称为“首席分裂者”(divider in chief),正在扮演人类喷火器的惯常角色——完全错误的时代领导人(the wrong leader for the times

《纽约客》在《一场美国起义》(An American Uprising)的分析中称,现在,我们有了这样一位总统,他很高兴地通过推特发出带有种族主义色彩的威胁:抢劫一开始,枪击就开始。这个国家是由一个政治上冲动、独裁的煽动者领导的,他的言论故意制造分裂。

《经济学人》和《金融时报》也都认为特朗普加剧了分裂。《时代周刊》抱怨,特朗普并没有发表全国讲话,或者试图让国家冷静下来,相反,他在搞政治。

CNN称,特朗普总统已经播下了冲突的种子,现在我们都在收获混乱的旋风。他对他人没有同情心,他玩弄白人身份政治,他对团结这个国家根本不感兴趣,这些都把我们带到了这个临界点。

密歇根大学历史学家汤姆森(Heather Ann Thompson)认为,现在我们有了一位不太关心如何避免混乱的总统。我们现在的领导层非常清楚,如果我们陷入彻底的内战,那是完全可以的。

谋求个人利益的特朗普

对于特朗普来说,选举才是他的头等大事。共和党捐款人、特朗普的支持者埃伯哈特(Dan Eberhart)说,随着5个月后大选的临近,总统的重点是迎合他的核心支持者,而不是整个国家。特朗普比以往的总统更具分裂性。



现在,美国经济萎缩、种族问题等等成为特朗普连任的拦路虎

《纽约时报》称,在特朗普的核心圈子里,有些人就将局势升级看成是“政治上的福音”(a political boon),就像是1968年美国暴乱时尼克松(Richard Nixon)用法律与秩序纲领赢得总统选举那样。《经济学人》提到,尽管人们可能会认为,在新冠肺炎大流行期间的暴力夏季和一段大规模失业时期,可能会降低现任总统连任的机会,但民众对社会动荡的普遍反感,帮助尼克松在1968年入主白宫。特朗普无疑希望今年也能产生同样的效果。

《纽约客》也认为,已经很明显,不能再以经济成就作为竞选口号的特朗普,很可能会像1968年华莱士(George Wallace)和尼克松那样,在法律与秩序”(law and order)问题上转向和竞选,这是他自己对法律与秩序的独裁、自私版本。

纽约大学研究总统的历史学家纳夫塔利(Timothy Naftali)直言,特朗普从来没有理解过什么是治疗,他从来没有寻求过治疗,因为那不是他的剧本。”“他通过分裂我们而不是团结我们来获得权力。

进一步撕裂的美国

种族问题是美国社会的“痼疾”,这场蔓延至全美的抗议活动又一次揭开了美国的伤疤。过去的悲剧不断重演,意味着,美国现在乃至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会被这一问题困扰。

从深层次来看,此次抗议活动会席卷美国,引发更多的暴力活动,是美国矛盾的总爆发。疫情让不少民众失去工作、失去赖以维持生活的资源,民众的愤怒与失望情绪需要宣泄。这是为何很多人会走上街头甚至不惜烧伤抢砸来表示自己的不满。但这不应该成为施暴的借口。

突然在美国爆发的疫情到现在仍没有完全控制住,确诊人数仍在以日均一两万的速度增加。而美国又进入了大选季,特朗普这位带有民粹主义色彩的领导人,又在政治化各种话题,稍早前是疫情,现在又多了一个话题——抗议。

支持特朗普的那些人只会更加支持他,反对特朗普的那些人也便更会反对他,美国社会的撕裂只会有增无减。从今天的种种来看,美国只会暴露更多的危机。在长时间的内耗中,美国自身的力量将进一步受损。

[责任编辑:]

推荐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