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俄两国沉迷豪赌,美国页岩油气待宰

2020/4/24 15:20:53
来源:

59

美东时间420日,国际原油市场巨震。WTI原油5月期货结算大跌55.90美元,跌幅305.97%,收-37.63美元/桶,历史上首次收于负值。盘中最低报-40.32美元/桶。

这丝毫不奇怪。而不论是历史性的OPEC+减产计划,还是沙特与俄罗斯在美油触底后立刻发出联合声明表示准备进一步减产以稳定价格,恐怕都是障眼法。这场石油战已经愈发残酷。当年美国页岩油气革命开始的有多疯狂,如今跌落悬崖就会有多疯狂。

40年未见的低油价 减产有用吗?

OPEC+终于在412日晚上达成历史性的减产计划。从49日开始的OPEC+会议直到412日晚上才尘埃落定,过程跌宕起伏。墨西哥拒不配合,G20对减产只字未提,但沙特领衔的OPEC国家和俄罗斯领衔的非OPEC国家最终达成了历史性的减产协议。但问题是:在石油需求因新冠疫情锐减之际,减产是否足以支撑价格?

OPEC+的递减式减产方案是这样的:自51日起减产970万桶/日,为首轮减产,为期两个月;自71日起减产800万桶/日,至12;20211月起减产600万桶/日,至20224月。



石油输出国组织与盟国(OPEC+)达成协议,每日大幅减产石油共970万桶

首轮减产的970万桶/日之中,沙特和俄罗斯差不多共同承担500万桶/日。余下的部分由其他OPEC+国家共同承担。

综合多方新闻报道称,G20国家也将减产500万桶/日,G20联合公报并没有提及减产,只是说各国要全力支持原油市场达到供需平衡。姑且认为会如此执行,但总共无外乎不到1,500万桶/日的减产。

再看需求侧。2月在新冠疫情全球扩散之前,OPEC月报中曾预测,2020年全球原有需求规模约为1亿桶/日。这个预测是基于全球2019年年底原有产量大量也是1亿桶/日,在不受疫情影响下,原本全球原油需求大概保持供需平衡的状态。IEA(国际能源署)和EIA(美国能源署)的预测都与此接近。

然而,最大的黑天鹅来了,新冠疫情的影响超过原先的所有想像。到了330日,俄罗斯能源部最先给出需求萎缩1,500-2,000万桶/日的判断。随着疫情持续发酵,全球第二大贸易商托克集团(Trafigura Group)给出了更大胆的预测——需求将萎缩3,500万桶/日。做一个保守性评估,全球原油消费萎缩2,000万桶/日,降至8,000万桶/日。

还有一个维度也需要注意。原油消费需求下降从2月下旬已经开始,但全球原油产量并没有减少。尤其是沙特还曾在3月初时宣布将产量提高,当然此举也造成了原油价格的崩溃WTI油价跌破20美元/桶,是2002年以来的最低价格。一方面是需求的重挫,一方面是产量的增加,结果就是多出来的原油只能储存起来。高盛预计,到3月下旬时,全球的陆上原油存储量已经接近历史峰值34亿桶,而全球总储存能力大概也就是45亿桶,这其中还包括约1亿桶的海上油轮的浮动存储。



伴随油价暴跌,俄罗斯亦放任卢布贬值。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卢布兑美元已经由2月中旬64跌至315日的74。图为310日,莫斯科一家换汇店铺展示美元及欧元兑卢布的汇率

也就是说,当下全球石油需求的减少依旧超过4月所达成的减产量,另外世上还有大量储存。这些都决定,即使是史上最大规模减产,但供应远大于需求依然是未来相当长时间内的原油基本面。可以预期的是,只要疫情一天不结束,全球需求反弹无望,那么油价就会一直在低位徘徊。

俄罗斯为何不吃亏?

OPEC+减产协议,被不少声音解读为美国的胜利,毕竟并没有看到美国对减产的承诺,而且特朗普的推特早早就宣告了自己的胜利。但眼见的未必是真实的。

从数据上看,36日,OPEC与非OPEC产油国举行部长级会议。原本沙特就是打算减产的,但减产建议遭俄罗斯拒绝,未达成一致。而后37日,沙特宣布将官方油价每桶下调68美元,同时自4月起将原油日产量从973万桶调高至1,000万桶,必要时增至1,200万桶。此次沙特答应的减产250万桶,是在1,200万桶/日的水平减产,也即减产后沙特的日产量仅比原产量低23万桶/日。俄罗斯方面则是从1,100万桶/日的标准减产。

那么,是俄罗斯吃亏了吗?这要算另一笔账。



36日,OPEC与俄罗斯的石油减产谈判破裂。相比于沙特的忍无可忍和俄罗斯的不死不休,刚刚富裕起来的中国不会愿意冒险与美国玉石俱焚,反而担心特朗普政府在走投无路下再次启动的量化宽松政策,实施金融冒险

国际油价持续下探,最低逼近20美元关口。主要产油国抢订油轮以输出更多原油,而买家则想抓住油价暴跌的机会加大储备。可是,美国和沙特原油出口皆高度依赖海运,俄罗斯依赖的则是陆路管道。

据报道,原油运价出现大幅上涨,2月底至今已涨了4倍左右。业内人士透露从中东到日本、韩国,包括到中国青岛的运费,2月底时每桶运费不到1.5美元,现在大概是6-7美元。目前,巨型油船平均运价已经从2月中旬的3万美元/天增至3月底的21万美元/天,涨幅高达600%

要知道,海运往往是由独立第三方航运公司提供,而俄罗斯的管道则更多是国家所有。因此在极度扭曲的现货市场上,俄罗斯反而拥有了不对称竞争优势。

鉴于关闭油井的成本较高,而且会引发石油企业现金流中断,同时不少港口和炼油厂都已经停止接受油轮运来的原油,导致原油生产商更愿意以极低价处置掉多余原油,而不愿停产。此前已有报道称,美国内陆页岩油生产商倒贴钱给经销商,只求运走原油。

如此再看本次减产协议谈判的促成,俄罗斯最为气定神闲,沙特最为卖力却也并不吃亏,而号称胜利的美国反而才最着急,更有太多的逼不得已。



对开采成本远高于沙特及俄罗斯的美国页岩油产业而言,油价暴跌势将造成冲击

止战信号?

与此同时,美沙俄三国深层次的结构性矛盾并没有解决,也不可能解决。这还需讲回2016年。

当年年底,OPEC+正式结盟,俄罗斯和沙特达成冻产协议,通过牺牲市场份额维持脆弱的油价。然而,美国页岩油则乘机攻城略地,不仅取代沙特成为最大产油国,更先后抢夺沙特及俄罗斯的传统市场。

在亚太市场,低硫轻质美国原油大受欢迎,并成为原油供给侧新增量核心构成。亚太地区原本是沙特的主要出口市场,占其原油出口的接近70%,成品油出口总量的接近50%

在俄罗斯能源传统市场欧洲,美国向欧洲的原油出口大幅攀升,且也以液化天然气形式积极攻入欧洲天然气市场,抢占俄罗斯管道气市场份额。此外美国还一方面为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天然气争端煽风点火,让乌克兰再不依赖俄罗斯的天然气;另一方面于201912月动用长臂管辖,制裁俄罗斯从海上直通德国的北溪二号Nord Stream 2)天然气管道线路;20202月美国又以俄油贸易子公司经营委内瑞拉原油为由,制裁俄油。俄气与俄油都是俄罗斯国有能源公司,对俄罗斯的经济具有至关重要全局作用。

天然气在全球不可再生能源中占比为24%,位居煤炭和石油之后。但预测,未来20年天然气将超过煤炭成为第二大能源,到21世纪中叶,将超过石油成为全球第一大能源。



俄罗斯与沙特近期就石油减产一事迟迟未能达成协议。图为普京及穆罕默德201811月在阿根廷G20峰会上的互动

可见,面临2016年沙特与俄罗斯的冻产决定,美国一边触动了沙特最大的奶酪,另一边也直揭俄罗斯的逆鳞。因此,如今一纸OPEC+减产协议,就能让三国止战?善于战略的普京和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沙特王储穆罕穆德(Mohammed bin Salman),恐怕都不会再有2016年的疏忽及心软。

万事俱备

为何低油价战争在今年才爆发?因为沙特与俄罗斯已经准备好,美国又走入颓势,而疫情更是最合适的时机。

先看沙特与俄罗斯。

俄罗斯在2014年底遭遇卢布危机,卢布断崖式贬值。为捍卫卢布汇率,俄罗斯大量外汇储备被消耗。据俄罗斯央行数据显示,截至20201月末,俄罗斯外汇储备终于回到2008年次贷危机到来之前的水平,约5,600亿美元。再有就是过去几年俄罗斯央行持续大举增持黄金储备,是全球黄金市场的大买家。在这样的持续增持下,俄罗斯的黄金储备目前全球排名第四,占其外汇储备的两成。也就是说,俄罗斯有了子弹。另有一个维度是,中俄关系近年来迅速升温,即使发生卢布危机,也有来自中国稳定的订单和贸易往来(防止西方惯用的经贸封锁),是强而有力的后援

而沙特方面,自不用多说,用通俗的话说——“富得流油。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沙特外汇储备就超过了5,000亿美元,位于G20成员第三位。而黄金储备全球排名第五。加之,2019年末沙特阿美公司(Saudi Aramco)上市,成为全球最大IPO,融资超过250亿美元,市值过万亿美元,这更让沙特有了更多的弹药



据达拉斯联邦储备银行(Federal Reserve Bank of Dallas)的能源调查显示,油价为40美元时,有15%的美国页岩油企业将只能维系一年或更短,有24%的企业只能维系最多2

再看美国。人人皆知,美国页岩油产业本质上是一个资本运作,乃奠定在高息债务之上。华尔街曾估算,当油价为45美元左右时,美国页岩油在美国政府的产业补贴和债务期限宽松等方法之帮助下,基本可以维持;但当油价跌至30美元以下甚至更低时,就随时被锁住了咽喉。

当前,多数华尔街对冲基金认为,只有待全球油价回升至40美元/桶左右,才能令美国页岩油企业实现盈亏平衡,偿还其逾9,300亿美元的债券本息。

另外在油价大跌期间,华尔街大举沽空页岩油企业的高收益债券套利,令信用评级为BBB的多家页岩油公司企业债与美国同期国债息差已扩大至6.5%,逾1,000亿美元的低信用评级垃圾债的息差更是超过10%。有新债王之称的Double Line Capital首席执行官冈拉克(Jeffrey Gundlach)甚至直言,BBB信用评级的页岩油公司债息差持续走高,美国逾三分之一的页岩油企业高收益债券将被打回原形,彻底沦为垃圾债券。事实上,油价大跌多家页岩油企业高收益债券价格大跌逾50%,令金融市场担心新一轮金融危机的潜在导火索,可能来自页岩油企业高收益债券抛售潮。

最后再看疫情。各国为应对疫情而采取的业停工等措施,令世界石油需求短时间骤降20%甚至30%之多。这让沙特和俄罗斯抓住了杀机。这就像一场豪赌,所幸一把将价格拉到最底,看谁还来与我争。

35美元的价格顶

很多人都会有疑惑,沙特不是美国的盟友吗?为什么沙特有了杀心。其实,就是19世纪英国首相帕麦斯顿(Henry Palmerston)的那句名言,国家没有永远的朋友,仅有永远的利益

从三国的支柱产业来看,美国的支柱产业包括:军工、汽车、金融、钢铁、石油、高来科技产业;俄罗斯的支柱产业包括:军工、石油天然气、木材等资源。而沙特的支柱产业:石油、石油、还是石油。美国动到了沙特的奶酪。而且,特朗普政府认真将沙特视为小弟,予取予求,沙特年轻的王储自然不乐意。

但沙特更加明白,哪怕自己因低成本优势而笑到最后,搞价格战也终将两败俱伤。所以沙特必然也会推动减产,必须令得油价在一个对其最有利的位置上。所以沙特一方面要抓住主动权,一方面必须计算在这个阶段如何能够追求绝对利益最大。

做一个假设,鉴于现在全球原油需求减少2,000万桶所引发的WTI油价变化情况,简单测算会发现,沙特减产承担到500万桶/日的减产规模,将油价推高至35美元,其净收益是最高的。也即表示,在需求不振的大环境下,油价低迷无法改变,油价继续走低,即使俄罗斯和沙特皆表示该两国可能准备实施进一步的减产以稳定价格,但这也只是一个姿态,但沙特也不会将油价推高过35美元油价水位(只是极简易推算,与现实情况必然有差距)。

当然,沙特还有后招。仅仅在减产协议一天后,沙特阿美石油公司设定了5月销往美国、亚洲、西北欧的阿拉伯轻质油之官方售价,将销往美国的设定为较美国含硫原油指数(ASCI)的折价0.75美元,将销往亚洲的设定为较阿曼/迪拜均价折价7.3美元/桶,将5月销往西北欧的设定为较洲际交易所(ICE)布伦特原油期货折价10.25美元/桶。

中日韩等亚洲国家、美国和欧洲国家都是沙特石油的重要买家,但从沙特这次的调价情况来看,不同的客户似乎享受了不同的待遇。与前一个月的售价相比,沙特将5月销往中国等亚洲客户的轻质原油下调了4.2美元/桶,销往欧洲的轻质原油价格维持不变,而销往美国的轻质原油价格则上调了3美元/桶。沙特很聪明,对最大买家薄利多销,而另一头扛住美国。


2月12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左)在华府与沙特外长朱拜尔(Faisal bin Farhan Al Saud )会晤。数日前,俄罗斯与沙特石油企业展开密切会晤,洽谈规模百余亿美元的合作项目

别急,还有下一步!

因此,眼下真正急的是美国。美国页岩油企业已经如坐针毡。

事实上,在这轮油价大跌之前,在2018-2019年过华尔街就一直在密切关注曾经一度炙手可热的页岩油气模式。在油价低于60美元的位置的时候,很多能源公司已经艰难维持。这可是大规模高杠杆拉升出来的一个产业,背后紧紧捆绑着华尔街万亿资金,要还上到期债务、支付利息,同时要融资继续投入生产。华尔街的群狼们怎会有家国大义保住这个曾被誉为美国明日之光的新兴产业。

当然,页岩油田气田都在,产业并不会消失。

沙特阿拉伯主权财富基金公共投资基金(Public Investment Fund)已经开始在市场上购买其认为价值被低估的资产,据悉目前已累计买入四家欧洲主要石油公司:挪威石油公司Equinor ASA、荷兰皇家壳牌集团(Royal Dutch Shell PLC)、法国的道达尔集团(Total SA)和意大利的埃尼公司(Eni SpA),价值约10亿美元的股份。据悉,该基金可能会继续买入。

PIF是沙特王储推动沙特国内外投资的工具,他正寻求让该严重依赖石油的经济体实现多元化。该基金管理着超3000亿美元的资产。据悉,到2020年,PIF可能达到4,000亿美元资产的目标,2030愿景目标是届时管理2万亿美元资产,成为全球最大的主权投资工具之一。

这意味着什么?或许沙特这位王储正磨刀霍霍瞄准大片美国页岩油气企业。要知道,这不仅是一笔非常合适的生意。如今天时地利人和皆有,这个故事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

推荐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