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火山口上的印度

2020/4/7 19:22:19
来源:

98

进入4月上旬,新冠肺炎患者在全球已经突破百万,这其中不仅包括美、英等大国的数十万集中在城市的患者,也包括以印度为首的全球第三世界国家的病人。

目前,印度的新冠患者已在十天之内激增十倍,当世界卫生组织(WHO)开始把目光转移到新德里一侧时,遭遇民族、经济以及刚刚开始蔓延的疫情等问题威胁的莫迪(Narendra Modi)当局就已经坐在了即将爆发的火山口上。新德里当局能坚持多久也成了外界关注的焦点。

突然封国之后

这场从宵禁延伸到全境封锁的全国运动从一开始就令外界难以捉摸:莫迪在19日时刚刚宣布印度全境将从22日实施从晚9点到早7点的宵禁,可到24日,这一方案就毫无征兆地升级为印度全国封锁21天。

这系列一行为不仅包括关闭商店、工厂、办公楼和宗教场所,也包括暂停一切公共交通。此举很快把包括数十万各国侨民在内的印度城市居民封堵在了大城市里,莫迪当局这种强行阻断人口流动的行为也得到了世界卫生组织及时、全面、稳健的评价。

莫迪当局还从军队调集了8,500名医护,安排9,000张床位投入抗疫行动。印度交通部门也紧急调配了专列作为流动临时病房,用于安置病患和隔离观察。莫迪还在疫情爆发影响经济之际亲自创办了总理关怀基金PM Cares Fund),以帮助弱势群体熬过隔离期,此举得到了印度各界名流踊跃捐款。



在印度的铁路交通暂时中断之后,该国的列车很快就被改造成为流动病房

一时间,莫迪当局的支持率暴涨,在3月下旬的一次联合民调中,83%的受访印度民众甚至认定莫迪能够带领印度战胜疫情

全境封锁的副作用

不过,新德里当局的全境封锁也伴随着严重的副作用,这不仅仅呈现在宣布宵禁与封锁之初的全国抢购风潮,以及同期对经济信心的打击,如印度SENSEXNIFTY两大股指在323日,即宵禁第一天出现了历史最大跌幅;前者下跌4,000点,跌幅为13.15%,后者下跌1,150点,跌幅为12.98%。其更大的负面效应业已呈现在封锁令实施之后。

由于印度有1.39亿农民在城市打工,关停工厂和商店的举措使之当场失业,数千万印度人因此从324日起或滞留在德里、孟买等大城市的汽车站,或不得不徒步离境返乡。

329日,印度当局终于发现此举失当,开始调集客车协助农民返乡,同时沿途截停流民,就地消毒。还要求各邦应为66万流民建立21,000处隔离营地,但新德里方面人为造成的大规模聚集和大范围人口流动已经初步形成。



329日后,印度各地当局开始收容失业流民,并开始隔离检疫,但一切仍为时已晚

其次,莫迪当局的封闭方案只能干预到政府具备管制能力的城区,对基层机构无意介入的贫民窟区域就不具备有效的干预能力。由于印度的贫民窟在各大城市中均具备相当规模,这使得贫民窟从一开始就成了印度防疫工作中的盲区。

41日,孟买最大的达拉维(Dharavi,也作塔拉维)贫民窟就首次报告一例新冠肺炎患者,患者当晚不治身亡。这意味着新冠肺炎在印度本地的传播已初具规模。印度媒体最担心的状况也成为现实:以贫民窟的拥挤程度、卫生条件和聚集情况,他们在新冠病毒面前是不堪一击的。

达拉维地区是印度历史最久的贫民窟。这块总面积2.1平方公里的地区集中了超过100万人。当地人口密集,空间逼仄,卫生状况堪忧。因此,达拉维地区从1896年开埠以来就以孟买的瘟疫源头著称,小儿麻痹症、痢疾、伤寒、麻风病、霍乱以及耐药性肺结核在当地早已司空见惯,而今,这一流行病记录又加上了新冠肺炎。考虑到孟买还有四处规模有甚于此的贫民窟,其疫情严重就可以想象。

再者,印度的医疗资源在疫情逼近之下也逐渐面临底线。在3月下旬,新德里当局曾宣称印度没有出现资源不足等现象,印度还向塞尔维亚等国运送抗疫物资。但印度的医务工作者的士气已经因为疫情加重而逐渐遭遇负面影响。



“Chawl”式住宅拥挤,且居民仍需共享公厕,但这种建筑在孟买等地仍被视为是中等阶层居民居住的场所,相比之下,贫民窟的局面就超出了外界想象

在北德里地区最大的兴都拉奥(Hindu Rao)综合医院,由于个人防护物资严重不足,已有包括多名高级医师在内的一批专业医护人员从3月下旬开始辞职抗议。对此,印方反而以高压政策弹压示威医护人员,在德里等地区已经先后有多名医生感染之际,此举无疑进一步激化了矛盾。

于是,尽管莫迪彻底奠定了其在印度全境的掌控状态,确保了自身印度教国家Hindutva)的政治资本。但新德里在经济规律的看不见的手的制约下终究无力。更不用说在不问政治、不问宗教、真正众生平等的新冠病毒面前,莫迪当局也只能按部就班地采取措施,并接受其行为带来的一切可能后果。


[责任编辑:]

推荐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