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真的会执政到2036年吗?

2020/3/19 14:26:48
来源:

43

截至311日,俄联邦宪法修正案草案已经在俄罗斯国家杜马(议会下院)先后通过了一读、二读、三读审议,俄罗斯联邦委员会(议会上院)也表决通过了宪法修正案草案。未来获得超过三分之二的地方议会通过后,草案将于422日进行全民公投,若有超半数参与投票公民支持,修正案则于投票结果公布之日起生效。

俄罗斯此轮修宪是由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发起的。115日他在国情咨文中详细解释了关于修宪的各项事宜。当天普京就签署命令成立修宪工作组,梅德韦杰夫(Dmitry Medvedev)率领内阁全体辞职为修宪让路,原联邦税务局长米舒斯金(Mikhail Mishustin)被提名接任总理。120日,普京向杜马提交了宪法修正案草案。

这一连串动作无缝衔接、一气呵成,显然是成熟的政治决定,而非普京抛出来供各方讨论的提议。这被各方解读为普京正在布局权力交接,为普京2024年离任后的俄罗斯政治秩序平稳过渡扫清障碍。


普京310日抵达杜马演讲时,议员们起立鼓掌

之所以平地一声惊雷各方开始讨论普京要连任到2036,缘起草案审议过程中的二读。在310日举行的二读会议上,统一俄罗斯党议员、世界首位女性宇航员捷列什科娃(Valentina Tereshkova)提出一项修正案,称应在宪法修正案中取消总统任期次数限制,在宪法修改之后,将现任总统的既往任期归零计算。

而在杜马表决之前,普京到杜马发表演讲,称取消对总统的任期限制是不合适的,但是如果修正案获得宪法法院的批准,且人民又支持,他就不反对。

二读之前两天38日,普京在俄电视台接受采访时表示,应该限制担任总统的任期次数,目的是保证权力的可更迭性,不过如果总统任期次数不进行限制,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他举例说,在西方,比如美国,从历史角度来看,也是不久前才取消总统担任次数不设限的规定。罗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连任四届美国总统,完全可以不受限制当选总统。

10日当天,俄杜马表决通过了捷列什科娃的提议。如果公投通过我不会反驳将总统期限归零的提议总统任期次数不进行限制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这些普京有意愿的言论与草案二读通过叠加起来,成为各方热议普京可掌权至2036拟于2024年后继续掌权总统当到死的证据。甚至有媒体认为到2036年,如果天年允许,或许普京还可以再设法修宪也未必不可。换句话说普京有可能是终生总统。

普京通过各种政治操作,维持执政长达几十年的局面,这被舆论批评为个人权力欲望膨胀。国之命运系于一人,这样的情况在反对专制独裁的人们看来更是不可接受的。

310日,统一俄罗斯党议员、世界首位女性宇航员捷列什科娃提议将现任总统的既往任期归零计算

修宪的核心不在普京任期

此前的任期清零,的确可能造成普京连任到2036年的局面,但这并非为普京量身定制的议案。各路媒体大多报道了普京以往任期归零,实际上议案的内容是包括总统在内的所有人任期归零、以便参与未来的选举。也就是说过去在某一职位上的人,或是总统,或是总理,或是部长,未来都可以清零任期,以参与未来的选举。

人们更关心担任过总统的人任期清零再任总统,并不关心担任过总理或部长的人再任总理或部长,因此舆论的焦点放在了普京连任身上。

宪法修正草案中,以往同一个人不得担任俄罗斯联邦总统职务连续两届以上的表述删除连续字样,这一举措本质上是可以避免此前普京连任两届后时隔四年再连任两届的情况出现的。俄罗斯人文政策研究所专家、政治学博士弗拉基米尔·斯拉季诺夫认为,如果对宪法做此修正,意味着总统最多只能在位”12年。也就是说未来的总统并不会出现普京一样担任三届或者是四届的情况。这是实实在在的总统削权。普京如果要达到继续执掌俄罗斯权柄的目的,何必修宪削弱总统权力?

普京310日在杜马投票表决前发表演说,回应总统过往任期清零等问题

事实上,普京2018年以76.69%的高得票率获得连任,俄罗斯国内要求他继续留任的呼声很高。

在普京20185月就任第四届总统后,车臣议会便于当月18日向国家杜马提出了,即:将总统任期改为不得连续三届以上。车臣总统卡德罗夫(Ramzan Kadyrov)认为,俄罗斯与俄罗斯人民没有时间尝试经常更换国家领导人和漫长的改革。因此,必须让普京可以继续实施此前的路线,并完成让俄罗斯成为世界最发达国家的使命。2020118日,普京当天与卫国战争老兵一起座谈,一位老兵询问普京,是否可以对宪法进行修订,取消对总统任职期限进行的限制。言外之意就是希望普京继续留任。

若要留任,不通过修宪也同样可以达到。再次担任总理之后重新竞选总统亦未尝不可。他何必自找麻烦,在全无必要的情况下,给自己多安排一道会惹来非议、乃至有可能生变的全民公投?可见修宪的目的并不在于任期。

普京决定去留的考量

对于一个荣誉等身,在位20年的成功政治家来说,普京已经没有必要置身争议旋涡。他目前顶风前行,更多是为了未来的权力交接。

1月15日的国情咨文演讲中,普京详细阐述了修宪的各种安排,首先是确保宪法在法律框架中的根本性地位,即国际法不能大于国内法。其次,总统、总理、部长、法官、议员等不能持有外国国籍或居留证或任何其他允许他们永久居住在外国的证件,总统候选人至少曾在俄罗斯永居25年。

第三,最低工资标准不得低于最低生活保障线。第四是巩固国务委员会在宪法中的地位和作用。第五是议会在政府组建方面承担更多责任,比如直接任命总理,总统无权否决。第六是,总统在与联邦委员会协商后任命所有安全机构的负责人。协商后进行任命的原则也适用于地方检察官。检察机关从地方政府中独立出来。第七是司法系统改革,考虑扩大宪法法院的权力。

纵观整个修宪,这是涉及行政、司法、监察、立法等一系列政治改革的大计划,是俄罗斯整个国家权力体系的重塑。

310日,参加单人抗议活动的人在俄罗斯国家杜马会议前举着标语牌,标语牌上写着在我们的法律框架内优先考虑俄罗斯宪法

从指定新总理,到大刀阔斧修宪将总统权力转移到议会,既是在培养接班人同时也在构建权力体系。苏联曾有一套完整的权力运行构架,但苏联解体后从叶利钦(Boris Yeltsin)到普京,接班有一定的突然性,新权力交接制度没有建立起来。过去20年普京更多是通过权力运作来达到政治稳定。普京之后的接班人如何安排,这需要一套完善的制度建设。

普京115日在向议员们宣布修宪后称,我们必须建立一个无懈可击、绝对稳定的体系,从外部来看也是非常坚实可靠的,从而保障俄罗斯的独立和主权。同时,这一制度本身需要有机且灵活,能迅速响应周围局势的变化,且能及时跟上俄罗斯社会本身的发展。这一制度必须确保在地区掌权或担任高级职务的人可以互相轮换。这种人员更新对于社会的逐步演变和稳定发展而言是不可或缺的条件。这不一定是万无一失的制度,但可以确保最重要的事情,也就是俄罗斯的利益不被动摇。

这或许是他做出这一切决定的初衷。是走是留,一切取决于4年后的俄罗斯面临着怎样的难题、挑战与不确定性。本质上,预测走与留都不重要。纵观国际社会,各国宪法都是活的工具,人不会被制度绑死,制度无法阻碍真正有能力的人。制度不该被轻易践踏,但无能的人即便有制度的护航也连任不下去。


[责任编辑:]

推荐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