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克尔接班人AKK请辞:一场即将掀起动荡的党内叛变

2020/2/13 1:30:21
来源:

101

德国执政党基督教民主联盟(基民盟)主席卡伦鲍尔(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简称AKK210日宣布,她将不会作为基民盟总理候选人参加定于2021年举行的联邦议院选举,并将辞去基民盟主席一职。

要知道,卡伦鲍尔是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Dorothea Merkel)钦定的接班人,外界也一直认为她是接任总理一职的后继者,如今,卡伦鲍尔突然宣布告退让舆论一片哗然,为何卡伦鲍尔会在此时主动请辞?

 

德国执政党基督教民主联盟主席卡伦鲍尔210日宣布,她将不会作为基民盟总理候选人参选联邦议会选举,并将辞去基民盟主席一职

通过梳理卡伦鲍尔近期发现,自她接任接任基民盟主席之位后,一连串的失误削弱了她的权威,使她的民调支持率急转直下。基民盟议员、该党理事会成员古廷(Olav Gutting)表示:她的错误不断积累,人们很喜欢她这个人,但基层越来越怀疑她能否胜任最高职务。而卡伦鲍尔近期的最大政治失误便是图林根州的州长选举。

自由民主党(FDP)人士克梅里希(Thomas Kemmerich25日在图林根基民盟党员和极右翼政党另类选择党(AfD)的支持下,成为图林根州新州长。德国舆论譁然,抗议活动也随之在全国遍地发生。克梅里希虽然于胜选3日后请辞,但这并没不影响图林根事件所掀起的政治动荡。

默克尔直斥这次图林根州州长选举结果不可原谅,不能容许借力极右翼政党组建政府或形成议会多数派,该州有必要重新选举。二战后,德国主要政党普遍拒绝与极右翼政党合作,默克尔所在的基民盟一直秉持这一立场。卡伦鲍尔先前也曾指示图林根州的基民盟议员不要与AfD联手,但是最终投票结果表明该州的基民盟议员没有听从卡伦鲍尔。

AKK的威信力本就在基民盟内不足,此次图林根州事件无疑让该情况完全暴露,让她在党内的地位岌岌可危。最好的例子便是事件发生之后,卡伦鲍尔就建议由绿党或社会民主党提名一位新的州长候选人,但左翼党、社民党和绿党提出批评,说她无权派活。迫于各界的压力和质疑声,卡伦鲍尔最终提出了请辞。

从上述分析可知,AKK辞去党主席有她个人的原因:政治威望不足,不能在党内服众是其辞职的因素之一,但让卡伦鲍尔最终告退更重要原因是德国政治大环境的蜕化。

当前,德国右翼民粹势力在支持范围和激烈程度上都呈上升趋势。德国右翼党派选择党自20134月创建,6年内跃升为德国政坛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近年来,选择党的支持率还在持续飙升,20199月选择党在两场州议会选举中取得惊人战绩,得票率飙至往年的两三倍,其中该党在基民盟的重要票仓萨克森州得票率为达到27.5%,仅次于基民盟(32%)。

极右势力的异军突起,各个极端支持者呼声渐大让德国传统政治遭到挑战。除了部分极端支持者以外,民粹主义还出现在了中间派的选民之中,这也让不少基民盟的部分党员想要借助此类势力,取得政治成果。克梅里希此次当选图林根州新州长便是例子。

但基民盟与极右翼的共同支持一名中间派候选人,此举被普遍认为是打破基民盟与极端主义政党合作的政治禁忌。该做法显然无法得到要保持政治洁净的基民盟高层及选民的认同,从而加剧了基民盟内部的撕扯和冲突。在这样的环境之下,无法控制局面的AKK自然便成为了最大的靶子,而她的辞职其实也是德国极端势力的凸起,中间派逐渐衰弱的结果。

如今,AKK退下之后,各界另一关注的焦点便是谁来接任。据分析, 默克尔的继任者将会在德国人口最多的威斯特州州长拉舍特(Armin Laschet)、联邦卫生部长斯潘(Jens Spahn),以及基民盟党团前领导人梅尔茨(Friedrich Merz)三方之间角逐。

值得注意的是,与默克尔和AKK的中间派不同,梅尔茨和斯潘两人都属于保守派, 这意味着他们当中任何一个人胜出,都可能预示着基民盟坚持18年中间立场路线出现突变,这一局面也再一次印证,基民盟接班人的变动之下,是基民盟内部乃至德国政治环境正经历的涌动。

[责任编辑:]

推荐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