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丹与以色列的和解之路

2020/2/13 1:14:49
来源:

117

23日,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趁着出访乌干达之际,在恩德培会见了苏丹联合主权委员会的主席布尔汉(Abdel Fattah al-Burhan),双方随后同意开启以苏关系正常化进程。对以色列而言,这是其外交攻防战的新破口;对苏丹来说,则是能缓和对美关系的着力点。此次会谈少不了阿联酋、沙特、埃及的暗中斡旋,恰逢近日特朗普推出中东和平新计划,苏丹与诸阿拉伯国家此举,不啻是对巴勒斯坦的无情背刺。

 

23日,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会见苏丹联合主权委员会的主席布尔汉,双方同意开启以苏关系正常化进程

各取所需的以色列与苏丹

对以色列而言,非洲是块难以深入的异色大陆。自1960年代以来,多数非洲国家都视犹太复国主义为殖民主义,以色列又支持南非的种族隔离政权,自会令非洲诸国更加反感,例如1975年的联合国大会第3379号决议案,表决犹太复国主义是种族主义和种族歧视的一种形式时,非洲54国大多都投了赞成票。虽说此议案日后被撤,但在当年,着实带给以色列不少压力与被孤立的恐惧。

在以非脉络之外,苏丹也向来不是以色列的朋友。苏丹之名源于阿拉伯语,意为黑土之地,其本身也与中东关系深厚,在1948年以阿战争和1967年六日战争中,苏丹都站在了巴勒斯坦一方,派兵同以色列交战;六日战争后,以色列占领了东耶路撒冷和约旦河西岸,阿拉伯国家遂前往苏丹首都喀土穆开会,会后发表了对以的三不声明:不和解、不承认、不谈判。长年以来,以色列人无法入境苏丹,以色列民用机也须避飞苏丹领空。

 

在以色列占领的约旦河西岸难民营中,一群巴勒斯坦学生正在参加活动

此外,苏丹与某些国家和组织的特殊关系,也同样令以色列忌讳。其不仅是哈马斯指挥中心的所在地,也是伊朗和真主党的军政盟友。伊朗将苏丹作为加沙武器走私的转运站,并在喀土穆附近盖了大型工厂,好为哈马斯和伊斯兰圣战组织生产远程火箭弹。以色列虽偶会轰炸出自喀土穆的武器走私车队,却仍是杯水车薪、防不胜防。

然而,苏丹在2015年发生了外交转向-总统巴希尔(Omar al-Bashir)开始疏远伊朗,不仅伊朗的文化专员被逐出喀土穆大使馆,苏丹境内几处伊朗文化中心也被迫关闭,风云变色的背后,一是美国长期的经济制裁,二是来自沙特的政治施压。喀土穆随后加入沙特领导的军事联盟,与也门的胡塞叛军作战。20161月,在沙特驻德黑兰大使馆遭到袭击后,苏丹宣布与伊朗断交。几个月后,苏丹便在所有政党、派系、军方集聚一堂的全国对话上,公开讨论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的可能性。

与此同时,以色列也开始积极经营自己的非洲人脉。2016年以来,内塔尼亚胡相继出访乌干达、埃塞俄比亚、肯尼亚和卢旺达,甚至也向曾对以色列定居点投下反对票的西非穆斯林国家们递出橄榄枝,后终在20162019年与几内亚、乍得成功建交。故以色列会与苏丹走到一起,其实不过时间早晚的问题。

苏丹的对美如意算盘

早在2016年,苏丹就曾探讨对以关系正常化的议题,只是当年还附上了但书,就是美国必须停止对苏经济制裁。自1997年始,美国便以支持恐怖主义为由,对苏丹实施经济制裁,结果后者活跃度有增无减,小布什(George Walker Bush)于是又在2007年加重了制裁力道。这次经济打击令苏丹痛入脏腑,终于接连切断与哈马斯、伊朗的外交联系,并逐渐向沙特等逊尼派轴心靠拢。只是2016年讨论对以关系正常化时,美国仍有些矜持,直到2017年苏丹宣布与朝鲜政权断绝一切连系后,这才松口,宣布终止对苏经济制裁。

而此次苏丹选择与以色列来场世纪大和解,打的仍是对美如意算盘,其短期目标是让美国把自己移出恐怖主义国家赞助者名单,长远则欲藉美援推动国家现代化进程。但在发展与外交考虑外,此次举措也攸关内部的权力斗争。去年4月,时任苏丹国防部长伊本·奥夫(Ahmed Awad Ibn Auf)推翻巴希尔政权,成立过渡军事委员会管理国家。7月,过渡军事委员会与主要反对派自由与变革联盟签署组建国家过渡时期治理机构协议,成立联合主权委员会,并于9月组建过渡政府。但各方人马明显貌合神离、各行其是,例如此次布尔汉与内塔尼亚胡的会面,外交大臣与其余内阁文职官员事前竟全然不知,军方倒是相当清楚。先前苏丹军方才因血腥镇压示威者而见罪西方,此次刚好借机在美国面前刷点好感度,顺便争取代表性。

 

去年的苏丹示威引发政变,导致巴希尔政权垮台

从反以三不政策的发源地,到即将与以建交,苏丹走了五十年。这次,以色列欲藉此经纬非洲大陆,与疏离旧敌辟建新盟;苏丹则视内塔尼亚胡为和平大使,欲向美方释出善意。双方都揭开了历史新扉页,所谓以巴冲突,倒像段以苏、乃至全中东,都不愿提起的前尘往事了。

[责任编辑:]

推荐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