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首后态度大幅转弯,特朗普的危险性尽显

2020/1/10 17:27:42
来源:

100

2020年新年伊始,尚在佛州海湖庄园度假的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下达了暗杀伊朗圣城旅指挥官苏莱曼尼的指令。这一幕和20174月特朗普在该庄园下令对叙利亚空军基地发动导弹袭击有些类似。

这次下达对伊朗军事指挥官苏莱曼尼的暗杀指令,特朗普身边只有他的家人、朋友和政治盟友,包括女婿、白宫高级顾问库什纳(Jared Kushner)和力阻弹劾案的众议院少数党领袖麦卡锡(Kevin McCarthy)。事后,特朗普辩解称,苏莱曼尼死前曾密谋袭击美国人,因此美军于伊拉克发动的空袭行动中终结了苏莱曼尼的生命。这样做是为了制止一场战争。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18日说,没有了苏莱曼尼,美国更安全了

经过外界的质疑和反对党的施压,特朗普18日在全国讲话中勉强表态说,此次袭击行动是经过深思熟虑做出的决定。 这也是特朗普在此次斩首行动后的一次态度转弯。


2020年16日,一名美国国会警察和一只警犬在国会山附近巡逻

多重因素促成了特朗普做出这一暗杀决定。比如,美国单方面对伊朗圣城旅和苏莱曼尼恐怖主义的定性、美国极端鹰派势力的建言献策、军方反战领导势力的缺失、国安会内部制衡力度的不足以及以色列的游说等等。但是,特朗普个人因素则是决定性的。如果将美军行为形容为国家恐怖主义的行为,那么特朗普总统就是这种个人恐怖主义的最大政治载体。

一个人的决策

下令暗杀苏莱曼尼,特朗普完全绕过了国会,未知会国会两院八人帮。所有民主党人被蒙在鼓里,只有个别共和党亲信知悉此事,比如暗杀时立于特朗普身侧的众议院少数党领袖麦卡锡以及一周前就已获悉袭击计划的共和党参议员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即便是暗杀行动后,国会议员也在询问酒精是什么样的情报促使特朗普下达指令。但特朗普国安会成员做的简报非常仓促,且敷衍了事,甚至施压国会不要就此进行公开辩论。这导致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之后提案,意图限制特朗普对伊朗动武的权力。

国安会层面,也未见反对意见。经过多轮换血后,现在的国安会班底大多迎合着特朗普,内部制衡已近消亡。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一味讨好特朗普,甚至因为这次指令坐稳了国务卿位子,放弃竞选参议院席位;国防部长埃斯珀(MarkEsper) 和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Mark Milley)履新不久,不会和特朗普意见相左;中情局(CIA)局长哈斯佩尔(Gina Haspel)和蓬佩奥一派,而国家情报总监马奎尔(Joseph Maguire)也只是暂时代理该职。

20201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就暗杀伊朗高级指挥官的行动发表全国电视讲话

这些人得出的统一结论就是暗杀苏莱曼尼不会引发战争,而且特朗普作为三军统帅下达此指令无需国会批准,更何况在他们看来这种暗杀是出于自卫。这就是他们的逻辑。这样就导致特朗普坚信自己做的是对的,或周围人没有人告诉他对与错。国安会幕僚的迎合、共和党人的迁就促使好大喜功的特朗普在错误的道路上一路走到黑。

一味地攀比前任

在为自己下令暗杀苏莱曼尼辩解时,特朗普不忘批评前任,认为这种对伊朗的袭击应该是前任奥巴马(Barack Obama)早该做的事情。换句话说,特朗普自认为此举是在收拾奥巴马留下的烂摊子

特朗普一直想赶超奥巴马,认为自己内政外交比奥巴马成功。在这种意识的驱使下,特朗普执政以来一直注重否定奥巴马,去除一切和奥巴马有关的协议标签。比如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撕毁巴黎气候协定、结束同古巴修好并重启封锁。而美伊关系紧张的源头之一就是20185月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朗核协议以及之后美国对伊朗的极限施压。伊朗及其代理人对美国中东军事基地和设施的攻击,包括对美国地区盟友发动的导弹袭击,也和美国的这一决策有关。

废除这一协议,和伊朗核协议本身无关,也和伊朗方面言行无关,而是更多和奥巴马有关。在很多场合,特朗普都将伊朗核协议视为奥巴马协议,或者美国历史上最糟糕的协议,自然急于毁之而后快。

2016年1110日,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白宫会晤了当选总统特朗普,讨论权力交接事宜。现场氛围不佳,特朗普神情傲慢

事实上,特朗普连协议内容都没有读过,甚至不知道该协议是为了阻止伊朗拥有核武器。即便当时美国的情报界和国安会一致认为,伊朗核协议正在生效,但由于特朗普上任后便陷入通俄门、竞选违规、反移民等宪政危机,迫使他不得不转移攻击对象,将矛头对准奥巴马的历史功绩,加上他周围强硬派和亲以色列势力的怂恿,特朗普最终撕毁了伊朗核协议。

最现实的问题是,特朗普如此否定奥巴马、消除奥巴马标签,也免不了应战另一位奥巴马。接下来的2020大选,特朗普很有可能的对手便是拜登(Joe Biden)。拜登是奥巴马的副总统,算是奥巴马的一个影子。否定奥巴马,就可以否定拜登。这是一举两得的事情。

一个的威胁

在缺乏内部有效制衡的形势下,加上个人执政能力的缺失,特朗普个人因素的危险性就不言而喻。

从反对增兵中东,抛弃库尔德,从叙利亚、阿富汗撤军,都可以看出特朗普不愿打仗。但是,他不打仗的逻辑完全不顾是非,甚至为了不打仗而无视国际法,编造莫须有的罪名。20194月,特朗普宣布伊朗革命卫队为恐怖主义组织,按照《纽约时报》的说法,是在仓促而混乱的过程中宣布的决定。此次特朗普下令暗杀苏莱曼尼,更是以防止战争的借口刺杀别国领导人。特朗普不懂国际法竟然威胁攻击伊朗文化遗址,之后美国军方出面否认后特朗普才改口。

包括特朗普在同中国贸易战过程中的态度反复、同朝鲜领导人金正恩见面的那种不顾后果的冲动,都可以看出特朗普对个人政治利益的重视。特朗普还在巴以和谈毫无进展的情况下,单方面宣布将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迁至耶路撒冷,并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控制权,完全没有考虑过度偏袒盟友、宣布这些决定的后果。

这种领导人的草率、冲动、无知和随意,在国际政治中是比较罕见的。根据英国YouGov民调机构201912月举行的一次德国民意调查,对于俄罗斯、中国、美国、伊朗和朝鲜,多数德国人(41%)认为特朗普是世界和平的头号威胁,而伊俄中领导人哈梅内伊、普京和习近平所占比例仅仅7%左右。根据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2019年公布的一份民调,在25个国家做的民调中,国际社会不但更信任法德领导人,而且还寄望于中俄领导人。

特朗普的荒唐言行伤害了美国的信誉和领导力。这次暗杀行动刚好发生在国会参议院即将接手弹劾案之际,一定程度上转移了公众对他弹劾案的关注度。这再次体现了他通过制造外部危机转移内部矛盾的一贯作风。这种不体面的暗杀,反而体现了特朗普内政上的不自信。也正是这种不自信,促使他将个人利益与好恶凌驾于国家安全之上,损害美国的国家形象与信誉,并为地区安全带来风险。

历史人物和不同时期的领导人对整个国家的影响毋庸置疑。在国家危难关头,有的领导人甚至会起到力挽狂澜的作用。衰落的美国现在就需要这样的一个领导人。但扭转美国颓势的绝对不是空喊让美国再次伟大的特朗普。

如果他在今年连任,这种内耗和风险都有可能继续。如果民主党掌权,又免不了推倒重来,让美国陷入本世纪前15年小布什和奥巴马执政时那样,不断的破坏与修复的恶性循环当中。

[责任编辑:]

推荐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