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克尔马克龙唇枪舌剑,70岁北约将被引向何方

2019/12/8 18:58:06
来源:

89

内容乏善可陈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峰会已早早结束。这场大会一面应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要求,首次把中国写入议题;另一面,却也在欧洲国家的倡议下,改口称中国是新的挑战,俄罗斯仍然是潜在的风险。随着与会的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与特朗普等政要均表示大会圆满成功,分析人士不免笑而不语。

事实上,特朗普在这场大会上可能并不太开心:比起大选前夜的英国政客们对特朗普敬而远之;此前高调谈及“北约脑死亡”的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也仍旧咄咄逼人。而德法之间的态度似乎也没有真的像某些媒体宣传的那样,因激烈争吵而发生不睦。这两国对于刚刚年满70岁的北约,显然是颇有想法的。

在特朗普于124日于社交网络上宣布自己愤而离席后,外界恐怕还是得把目光聚焦回此前仍有过争吵的默克尔和马克龙的身上。毕竟,这两位领袖虽然风格不同,但他们建立欧洲武装力量、摆脱北约的决心是一样的。在北约当下距离脑死亡尚有相当差距时,德法就在努力设法为年逾古稀的前者寻找一个归宿。


德法争吵的真正意义

截至201911月下旬,法国总统马克龙已经两次谈及了北约脑死亡之类的言论:除去接受《经济学人》采访时的过激发言,他在1128日参加与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Jens Stoltenberg)的联合记者会时仍坚持这一观点。

北约内的很多政要都先后发声反对马克龙,这其中颇具代表性的莫过于德国总理默克尔的言论。不少英美主流媒体还称默克尔似乎强硬批评过马克龙。由于法、德之间此前也曾在201910月就北约国家北马其顿加入欧盟一事存在龃龉,这一信号甚至被部分欧洲分析人士视为德法关系的低谷。以至于在本次北约峰会期间,仍有人对此津津乐道。

不过,环顾默克尔的发言,外界倒也能发现一些很明显的问题:环顾默克尔在117日和10日的两次讲话,她从未谈及马克龙说错了什么,只是强调马克龙的激烈言行没有必要,而她本人还需要为马克龙破坏性的发言善后。

德国现任防长,默克尔的继任者克兰普-卡伦鲍尔(中)也已在1112日就美国于北约的地位这一问题发表了激烈发言,而马克龙的北约脑死亡一说就成了绝佳的掩护

因此,当《纽约时报》等媒体强行认为默克尔此举是反击马克龙时,熟悉欧盟内部生态的观察家们就不这么认为:更不用说德国政府发言人已在1125日发表讲话,认定两人只是讨论了长期存在于德法两国的不同政治见解,以便共同面对问题和挑战,以及德法始终在共寻解决方案的事宜

其实,德法之间目前在欧盟体系内的互动已经超过了外界的想象,双方对北约也都没什么真实的善意。

也就在2019121日,现任欧盟委员会主席,德国前防长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不仅拿出了在未来五年内采取大胆步骤,建立一个欧洲防务联盟的计划,她还委任法国前工业部长布雷顿(Thierry Breton)负责欧盟航天、国防相关建设,并掌管总额为130亿欧元(约合144亿美元)的欧洲国防基金,尝试在七年内整合欧洲一盘散沙的国防事业。

此外,德国现任防长,德国执政党基民盟党首,默克尔的继任者克兰普-卡伦鲍尔(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也在1112日于欧洲议会发表讲话,强调美国干预事务的意愿与能力和他在北约中的实际体量已不相称”,因此欧洲必须保护自己,而欧盟携手更可以“度过一切障碍”。

随着此前采访马克龙并得知他北约脑死亡一说的《经济学人》也在半个月后发现了这些细节,至此,德法对于美国以及北约干预欧洲事务的反感可算是一目了然。在德国看来,马克龙的问题也许只是太过招摇,其观点是大致不错的。

默克尔要向北约掩饰什么

相对于马克龙毫不遮掩地批评北约“脑死亡”,无论是默克尔、还是冯德莱恩以及克兰普-卡伦鲍尔,这些德国政要都相当谨慎:默克尔与冯德莱恩大都强调欧洲联合部队并不会替代北约军队,只会作为其补充,克兰普-卡伦鲍尔在11月中旬的演讲中还称欧洲为北约做出了贡献,其努力并非旨在取代北约。这种掩饰也是德国在欧盟建军等问题上的一大显著特征。

2016年以来,以前防长冯德莱恩为首的德国武装力量已经开始了德军于北约架构下扩军的进程

的确,德国在近年来可能并不满足于经济、政治的独立。作为欧洲大国,在英国脱欧,欧盟最大的障碍被排出体外后,德国就开始寻求其军事独立。在德国已经独力开发下一代自主知识产权的军用战机,更已和法国、意大利建立“欧洲防务联盟”,组建欧盟联合军队和欧盟军事司令部,强化本身的防务能力后。柏林军事独立进而摆脱北约束缚的意图就很明显。但就目前格局来看,德法之间存在明显的不同,这就迫使德国不得不放低姿态。

毕竟,德国是二战战败国,受《波茨坦会议公报》约束,在军事研发上不得不束手束脚:《波茨坦会议公报》第三节乙部分第十一款规定,为消灭德国作战能力,武器、装备、战争工具以及各种类型的飞机和海船均须禁止和防止其生产。

在北约于2001年的“9·11”事件,确立其第五条款的集团防御权之后,德军甚至不得不卷入阿富汗战争。直到目前,德国仍不得不按美国在北约峰会中规定国民生产总值(GDP2%的要求提升军费规模,并已将其增长到1.18%1.5%之间。

2016年英国脱欧之后,冯德莱恩(右)就与德、法、意等国军政人士紧密联络,并和默克尔等人加速推进了欧盟25永久合作架构PESCO)的签署

相比之下,法国不仅是二战战胜国,同时也是联合国常任理事国。该国不仅具备核能力,也拥有从南美到西非几内亚湾沿海一带的海外势力范围。此外,法国还是欧洲唯一没有美国驻军的国家。这种差异使得马克龙可以不止一次地代表法国向特朗普展示自身的尊严,也迫使默克尔不得不在美国面前长期处于低姿态。考虑到马克龙身后的法国也是欧盟武装力量的重要一环,欧盟方面更需要让法国稍微放低姿态,免得让北约突然对欧洲有了好奇心。

马克龙与默克尔之间已经不止一次出现过这样的合作了,这其中最为突出的一次发生在2018116日。当时马克龙在法国城市凡尔登发表了建立欧洲军队的呼吁,他希望建立一支真正的欧洲自己的军队让西方观察家吃惊了一阵子。考虑到马克龙是在一战著名战场,俗称“绞肉机”的凡尔登会战所在地发表这一演说的,欧洲武装自己的意图就由此鲜明起来。

遗憾的是,欧盟在2017年才刚刚通过25国加入的永久合作架构PESCO),其防务协作机制根基尚浅,这使得在201811月下旬期间,德国、欧盟的军政要人不得不先后出面解释所谓欧洲军队的独立性并未超越北约范围,欧盟军队更是北约机制下的有益补充。在这些参与解释行动的政要中,外界不仅能看到默克尔、冯德莱恩等人,欧盟前安全政策高级代表(相当于外长)莫盖里尼(Federica Mogherini)以及德军总监(相当于总司令)佐恩(Eberhard Zorn)等人也加入了进来。

欧盟武装自己的必然性

2016年之后的欧洲局面来看,建立欧洲防务联盟,组建欧盟联合军队和欧盟军事司令部,强化本身的防务能力,减少军事上对美国的依赖已经成为一种长期趋势和必然。

对欧盟来说,目前北约在欧洲部署的军事力量使之难以马上自立,较之相对弱小的欧盟国防能力,维持北约的现有结构,并在其中积聚力量是较好的选择

随着特朗普政府上台,并推行其美国优先的单边主义政策,美国及北约对欧洲的压迫更为突出。特朗普早在20187月的北约峰会已将欧洲各国占本国GDP2%的防务费用增至4%的水平,这一标准甚至远远超过了德法等大国的国防开支标准,这种近乎于敲诈的做法,就引起了欧盟的普遍反感。

此外,美国在对俄关系上的强硬措施让身处对俄第一线的欧洲国家感觉利益受损。特别是特朗普退出《中程弹道导弹条约》后,此举就给仍身处北约架构下的欧洲国家带来了安全隐患。欧洲如不想因此在美俄间继续两难,那么,比起继续依赖目前已经不太可靠的美国,让欧洲防务回到欧洲人手中似乎就成了相对可行的选择。

再者,在欧盟已经于全球贸易战风潮中被迫扮演第三阵营角色,在政治领域具有足够发言权之际,面对多变而复杂的国际环境,防务自由似乎就成了一种顺理成章的选择。于是,欧洲国家在军事、经济、政治等领域接连受损甚至受辱之后,一种“美国不再可靠”的情绪更加速了欧洲军队的诞生。

2018年的美欧贸易战之后,来自特朗普(右)的压力终于迫使马克龙为首的法国及其欧洲盟友加速了下一步行动

欧洲各国已经不止一次尝试抓住国际局势风云变幻的时机,努力借国际社会的动荡与多极化趋势建立欧洲军队,而德法一直都是其中的主力。首先在1952527日,法国、联邦德国、意大利、荷兰、比利时和卢森堡6国在巴黎签署《欧洲防务共同体条约》,即提出将整合成员国军事力量,组建规模为40个师的欧洲联军。

1991年,随着欧洲各国签订了《欧洲联盟条约》,将共同外交与安全政策确定为欧盟三大支柱之一,组建欧洲军队就在欧盟机制下奠定了政治基础。到1993年,一支包括法国、德国、比利时、卢森堡和西班牙5国军队,计划兵力5万人的欧洲军团也在1989年建立的法德联军的基础上建立了起来。

美国曾利用北约在南斯拉夫内战中扮演的压倒性角色,让欧洲国家暂时放弃了独立防务的想法。时任北约秘书长的罗伯逊(George Robertson)甚至嘲讽欧盟,认为欧盟耽于其复杂组织架构,又缺少武装力量,以至于他们所能做的无非为危机绘制接线图。但美国在“9·11”事件后全球反恐的投送方式还是让欧盟看到了学习的榜样。

美国部署在德国的武装力量也是德国在自立前必须重视的细节之一

2017年后,德、法、意等国已经逐渐在情报、装备、军事指挥等细节上形成联合。到2018年,德、法间甚至有以欧盟为身份进入联合国的想法。在201911月下旬在柏林举办的柏林安全会议上,参会的德、法、意军政人士更明确拿出了欧盟应该成为北约内部的支柱”的口号,这种强调“欧洲联合部队并不会替代北约军队,只会作为其补充”、“欧盟不打算变成与北约竞争的军事联盟”的解释在当前充满竞争的国际政治、经济环境下反而暗示了某种要取而代之的明确意向。它与此前六十多年间欧洲历次流产的“建军”进程形成了鲜明对照,也让外界开始进一步审视近来的国际环境走向多极化的趋势。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自从欧盟少了英国这块绊脚石后,以德、法为中心的欧盟共同防务建设已经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只不过年逾古稀的北约终究尚未完全脑死亡,在刚刚抓起武器的欧盟面前仍有压倒性力量,以至于默克尔难免会对暴露了欧盟意图,又多少有些言语张狂的马克龙有些不快,但这并不妨碍欧盟继续运作其摆脱北约、武装自己的进程。

[责任编辑:]

推荐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