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克尔抱怨马克龙,法德“不和”下的欧盟未来

2019/11/28 17:45:58
来源:

38

“我明白你很想搞翻天覆地的政治,不过我很厌倦要帮你收拾烂摊子。一次又一次,我都要把你打破的杯子碎片重新粘好,人家才可以坐下来喝着茶谈。”《纽约时报》1123日报导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曾在柏林围墙倒下30周年纪念晚宴上如此向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抱怨,并将之解读为法德在北约问题交火

默克尔的发言人周一(1125日)对报导内容不置可否,指两国领袖对话是机密,并说两人当时对话并没有投诉、怒气和争论

默克尔慈母教子

马克龙近来在欧盟事务上争议频生。先有8月底法国G7峰会前与俄国总统普京的单独对谈;再以一敌众阻止为加入欧盟连国号也改变了的北马其顿(原称马其顿,向为希腊指责为抢夺阿历山大大帝后人地位)正式启动加入欧盟程序。适逢本年是北约建立70周年,马克龙更在一场《经济学人》的访问中,直指北约已进入脑死亡,惹来欧盟建制及默克尔本人群起反驳。

不过,早以温和态度表示支持欧洲军队主张的默克尔,以至明言欧盟要习惯用权力语言的新任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等欧盟要员,其实并非看不到马克龙欧盟在新时代下要独立振作,不依靠他人”的必要性,他们所不同意的只是他“法国大革命”式的政治热血,以及其部份具体做法而已。

新任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是德国基督教民主同盟(CDU)成员

毕竟德国人的民风还是与法国人大有不同。观乎德国哲学家康德(Immanuel Kant)在家苦思十载才下笔写出三大批判,与国庆日竟是革命群众攻进巴士底(Bastille)监狱纪念日的法国作对比,就可知其差异。

因此,即使《纽约时报》的报导属实,这也只是现年65岁、将于2021年退出政坛的母亲型政治人物默克尔对现年41岁的马克龙所作的一番“慈母式”劝告而已。

欧洲未来会议的构想

新一届的欧盟委员会将于121日上任,而本年最后一次的欧盟峰会将于1212日举行,后者更将讨论未来7年的欧盟预算。在此时机,政治网站Politico周二(1126日)公布法德两国料将交予欧盟峰会讨论的概念文件,提倡要成立一个欧洲未来会议Conference on the Future of Europe),并列举了会议所关注的议题、重点事务和日程,可算是揉合了马克龙的高远理想与默克尔的实务操作。由此可见,德法同盟虽有分歧,却未有改变两方合作的共识。

两国设想中的欧洲未来会议将有所有欧盟机构及国家参与,并强调公民社会的投入,将以一位资深欧洲人物(senior European personality)领导;其宗旨是处理所有左右欧洲未来的议题,并以让欧盟更加统一、更具主权为目标,当中议题包括国防安全、数码化、气候变化、移民、欧盟的社会市场经济模式等等。

法国街头示威从未停息,未来更要迎来劳工改革的重大争议

这些议题皆牵涉欧盟各国多年来难以达成一致的难点。在国防安全上,法国一直有欧盟自立成军的构想、德国却想在北约框架下加大影响力,而诸如波兰等前苏联成员更是在军事上的大亲美派。在气候变化问题上,欧洲议会仍未能决定是否要采纳气候危机的说法。在欧盟经济整合的问题上,负债国与财务向来稳健的国家一直争持不下,而英国脱欧后的预算空档要如何填补,更是12月欧盟峰会的一大争端。

不过,种种争议之下,欧盟也并非毫无寸进。例如,在移民问题上,欧盟委员会在118日就决定大幅扩展欧盟边境管理队Frontex的编制,由今天的700人,增加至2027年的10,000人,希望以欧盟中央的力量去分担神根公约边缘国家的移民管制负荷,维持区内的人口自由流动。

另外,在欧洲银行系统一体化的难题上,德国也破天荒提出欧洲共同存款保险机制的建议,一改以往对此等机制形同德国代南欧国家还款的恐惧——当然,为保各国银行的财务稳健,德国要求一国的银行不能集中承担本国国债的风险,而要分散投资。

如果欧洲未来会议可以有效地统合以上种种难题有目的、有系统地推进的话,马克龙对于欧盟的理想即使不能马上实现,也可算是前途渐见曙光。

然而,在处理这些实质议题之前,德法两国的倡议却认为欧盟要先解决欧洲人民觉得欧盟离自己很远的困境。因此,欧洲未来会议的第一阶段会先集中处理欧盟民主运作的问题,包括如何在欧洲议会建立跨国竞选名单、鼓励一般市民大众参与欧盟体制事务等。

同时,法德两国也建议在欧盟未来走向的决定上,采取由下而上的决策方式,配合当中的专家参与和引导,最终达成可见而具体的成果。

一些英国媒体看到两国对民众参与的强调,就嘲笑马克龙和默克尔终于承认欧盟不民主,暗示英国脱欧决定正确。不过,在德法同盟协力推动欧盟改革之中,能够笑到最后的,也许不会是脱离欧盟后孤悬海外的英国。

[责任编辑:]

推荐2